中国核电重启难题依旧 监管体制存隐患

时间:2018-12-24 01:29:15 来源:先锋新闻网 作者:匿名
  当中国的核电重新引起全世界的注意时,《核安全规划》调整:核电通常是安全的,但它仍然需要多个阈值来真正重启。 中国暂停核电建设15个月。 2012年5月3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关于全国民用核设施综合安全检查情况的报告》(以下简称《核安全检查报告》)和《核安全与放射性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及2020年远景目标》(以下简称《核安全规划》)。 6月15日,半个月后,环境保护部网站公布了上述两份文件的全文。 在国务院常务会议后的第二天,新华社于6月1日播出了一系列文章,编辑们直言不讳地说:“核电重新启动弦上的箭头,很快打开大门。” 6月5日,中国核电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核心)股份的环保核查也由环境保护部发布。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计划筹集超过1700亿元人民币,这可能是2012年A股市场规模最大的IPO之一。 重启核电显然是整个国家和世界的一个主要问题。 2011年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3·11”核事故5天后,中国国务院于3月16日召开常设会议并作出四项决定:一是立即组织全面安全检查。国家的核设施;加强核电设施的安全管理;三是全面审查在建核电厂;第四是严格批准新的核电项目。这四项决定被称为中国核电“四国”,根据该决定,在《核安全规划》获批之前,中国暂停核电项目的审批,包括已经开展初步工作的项目。 从那时起,全球核电局势一再发生变化。停止或停止运行核电厂的西方国家一再增加。 2012年5月,日本甚至进入了一个没有核电的夏季,全国都在讨论是否完全放弃核电。在这种背景下,如果中国的核电建设真的像外界所说的那样“已经重新开始”,其影响是无法估量的。 但是,财新记者发现,新调整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以下简称《核中长期规划》)未经国务院同时审查《核安全规划》,前者是中国核电重启的真正大门。 一些核电专家和业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核安全规划》是核电产业复苏的必要条件和明确信号,但业界和人民更关注核电项目的建设速度,核电装机容量规划和内陆核电布局。 ,还需要修改《核中长期规划》来回答。但是当《核中长期规划》被释放时,目前的情况仍然不明朗。中国核电重启,显然尚未开通。 重启并不容易 江西彭泽长江核电项目暂停一年零三个月。最近似乎在扭转局面。去年核电“国家四条”发布后,通过选址阶段环评,彭泽核电站在原先的工作中已经关闭了一座山,也被停工。随后,这个安静的大型工作场所一直是个话题。在经历了对安徽望江县的“宋”抵制之后(见第9期“2012年核电”),他遭到了中国科学院院士何伟的强烈反对,并经历了内陆核国内媒体电厂废物。大讨论。 然而,在《核安全规划》通过仅四天后,2012年6月4日,ST云能(000899.SZ)和赣粤高速(600269.SH)均宣布中国电力投资公司江西核电有限公司,彭泽核电项目投资者拟按持股比例增加股东资本4亿元。两家上市公司各持有江西核电20%股权。 第二天,中核证券上市环保核查获批。公司隶属于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以下简称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在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央企业名单中名列第一。 股票市场的反应不仅限于此。早在5月28日,市场传言核电建设将重启,核能部门将连续三天上升。江苏申通的累计涨幅达到15.1%,其他股票如双重装备,中核科技和沃尔玛核材料也有所上涨。市场分析师最近开始建议购买和持有核电相关股票。 然而,在外界的兴奋之中,中国的核电工业却没有一种欢乐的声音,这种声音非常沉默。 中核集团内部人士告诉财新,中核集团长期以来一直在寻求上市。 2010年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的建成是准备上市的关键一步。环境验证应该是这一过程中的一个步骤。 上述核心人士表示,中国核集团对《核安全规划》的内部反应持平,并认为《核中长期规划》调整释放是中国核电复苏的关键。《核中长期规划》它于2007年10月首次发布。当时,核电发展的想法是,到2020年,核电的装机容量将达到4000万千瓦。但是,随着中国核电的发展,原计划还没有适应社会变革。特别是福岛核事故发生后,国务院常务会议也明确将调整《核中长期规划》列入议事日程,并讨论了中国核电建设的规模和速度。它越热起来。 据新华社报道,2012年5月10日,国家能源局副局长钱志敏在“2012中国核能可持续发展论坛”上表示,《核中长期规划》和《核安全规划》已通过国家审议能源管理局。向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报告。 但是,在5月31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核中长期规划》没有出现,只有《核安全规划》获得批准。 一位接近核电决策层的无名专家表示,中国核电发展的春天并非如此,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专家认为,日本核事故后,中国大众的核恐慌情绪有所增加。 2012年初,彭泽核电项目使望江县政府“送书”,反映了舆论的力量。 目前的政策制定者极为关注人民的核恐慌情绪。 “为了稳定起见,核电的释放可能不会那么快。” 此外,在国际舞台上,核电重启和重建已成为一个政治问题。中国也处于政府更迭的敏感时期,这使决策者对何时重启持谨慎态度。 折磨和渴望 在日本核事故发生之前,中国核电产业的发展就像一个加速的火车。 国务院研究室综合司副司长范璧曾写道,在日本福岛核事故之前,中国对核电装机容量的预期在2020年普遍超过7800万千瓦。大多数核电业主和配套企业甚至安装了1亿。以千瓦或更高的速度制定自己的发展计划。 但截至2010年底,我国核电装机容量为1,080万千瓦,总装机容量仅为1696.8万千瓦。日本核事故发生后,中国的核电列车突然踩刹车。到目前为止,“四国”带来的影响已逐渐显现。 “有些项目迫不及待!”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科学技术委员会副主任顾忠茂告诉财新记者,如湖南桃花江核电项目。目前的情况非常尴尬。据称该项目“前期投资38亿元”。 ”。 类似的项目包括沿海的江苏田湾二期项目和辽宁的徐大宝项目。这些项目在日本福岛核事故之前已接到“小路”,可以进行初步工作,包括设计,“五通一平”。 “,关键设备采购的许可证。但是,目前,”大路“,即项目审批远没有截止日期,而且早期的巨额投资被拖累。 顾仲茂说,“四国”影响下的损失更直接,更严重,是核电设备的供应商。一年多的项目停滞不前,使他们陷入两难境地。 外国核电供应商也受到影响。一位核电建设小组的内部人士告诉财新,大部分核电项目的关键设备都是从国外订购的。预付款通常只有5%到10%。合同签订后,供应商开始生产并承担大部分费用。 “这些设备的价格是数亿元。如果客户感到懊悔,供应商已经损失了很多钱。” 上述人士表示,“国家四条”出台后,以“不可抗力”为由出现了在中国建设的核电项目,希望终止设备订单合同。但是,已经投入生产的外国供应商不承认政策变异是“不可抗力”,双方正试图通过国际仲裁解决争端。 安全不容忽视 日本核事故发生后,中国进行了长期的核安全检查,但检查结果的发布被推迟了。 根据今年5月3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最终通过的《核安全检查报告》,中国的核电设施处于整体安全的前提下,也存在许多潜在的安全隐患。 报告显示,中国的核设施仍然存在一些薄弱环节,以应对类似福岛核事故的极端自然灾害。例如,秦山核电站尚未制定严肃的事故管理指南。秦山第二核电站,岭澳核电站和田湾核电站只有处理某些重大事故的程序。位于四川汶川附近的高通量工程试验反应堆的抗震设计标准很低。据媒体报道,试验反应堆距离汶川地区仅120公里。在2008年“5-12”汶川地震时,手动关闭试验反应堆。根据该报告,测试反应堆需要根据新的抗震要求进行重新评估,并在必要时进行改进,以进一步提高其安全系数。 许多行业专家和业内人士同意安全检查“总体保证”的结论。他们还认为结论是“积极的”,有利于重启。 国际原子能机构前副局长钱继辉告诉财新记者,安全检查使核电厂的冗余和成本得到进一步提高,以减少原本小的核心熔化的可能性概率事件。 但是,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RDC)的高级顾问杨富强认为,这种安全检查的结论有点低估。他认为,安全检查的长度,过程的重复以及所检查的问题应该不仅仅是简单的。 中国目前是在建核电厂数量最多的国家,并没有很多专门从事核电项目建设的工程师。 “一次有很多项目,并不是每个工程团队都有资格和合格。”杨富强说,一位核电监管官员告诉他,中国的核电项目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存在一些问题。 核电研发,制造,建设和监管的力度跟不上。在最近的核电发展中,很容易造成安全隐患。范碧也写了类似的观点。他指出,有限的核电研发设计分散,影响了安全技术的标准化和推广。一些工程建筑和设备制造企业不了解安全,质量保证体系不健全,有时会出现重大质量问题。 杨富强强调,核安全的结论只能证明中国核电项目的技术水平没有太大问题,但核电项目的安全性并不完全取决于技术。 监管体系中隐藏的危险 杨富强告诉财新记者,中国核电安全的潜在问题在于制度和管理。他说,历史上几起大规模核电站事故都有安全管理因素。中国的核监管体系,应急响应和核安全文化都令人担忧。财新记者发现,早在2010年5月4日,长期从事核反应堆风险评估分析和核能政策法规的周伟在国际期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能源政策》(能源政策)质疑中国的核电监管体系。 。 周伟是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贝尔弗科学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他指出,国家核安全局是环境保护部的子公司,而大型国有核电集团则直属国务院。这种安排限制了核监管机构的独立性和权威性。此外,国家核安全局没有自己的研发部门来制定技术标准,也不能对现行法律法规不能涵盖的技术条件进行评估和判断。 在日本发生核事故后,西方发达国家已经改变了核监管体系。一个主要方向是增加核监管机构的权重,直接在中央政府下,正如在日本建立新机构的情况一样。但中国的变化显然不大。 在2012年的“两会”期间,杨富强所在的NRDC通过两位全国人大代表提交了题为《中国核安全监管体制改革建议》的提案,但目前没有反馈意见。 该提案提到日本福岛核事故后,对中国核电机构进行了一些调整,包括增加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和环境保护部国家核安全局,以增加相应的机构和人员。但是,中国的核电安全监管仍然难以应对独立和权威方面的挑战。 缺乏监管者也是限制监管能力的主要因素。范碧曾表示,中国的核安全监管能力严重滞后。国家核安全局和国防科技局从事安全监管的人员不足,监管人员的待遇远远低于核电厂人员。这种现象增加了吸引人才和稳定团队的难度。 。 NRDC的提案还指出,中国的核安全监管体系需要摆脱现状,建立一个独立,权威和专业的国家核安全监管机构。如果我们提到西方国家和其他西方国家,中国的核安全监管机构应由国务院直接管理。 “在一个理想的状态下,国家发改委表示,这个监管机构应该是无关紧要的。”杨富强说,监事会只应以安全为基准,不受任何行业发展计划的影响。 “无论到2020年开发多少(核项目),监管委员会都必须在授予之前坚持成熟。装机容量的目标不会给它带来任何压力。”

游民星空